傲世皇朝

傲世皇朝秋颂

傲世皇朝秋天的美,美在一份清澈。
 
有人的眼珠像秋,有的人眼神像秋。
 
代表秋天的枫树之美,并不但在那经霜的素红,而更在那临风的飒爽。
 
当叶子渐渐荒凉,秋林显出了它们的透逸,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粉饰的潇洒与不留心,俗世繁花的孤独。非常感人的是秋林映下落日,那酡红如醉,陪衬着天边加深的暮色。晚风带着清晰的凉意,跟着暮色陶染,那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凄楚之美,让你想流几行感念出身之泪,却又被那渐渐淡云的醉红所摄住,而甘心把旷达的情愫冻结。
 
曾有一名画家画过一幡霜染枫林的《秋院》。高高的枫树,悄然掩住一园幽寂,树后重门深掩,看不尽的寥寂,彷佛我曾生存此中,品味过秋之清寂。而我仍想暗暗步入画里,问讯那深掩的重门,看此中有几许尘埃,封存着几许生存的萍踪。
 
非常回味无穷的秋日天宇的闲云,辣么淡漠然、悠悠然,暗暗阔别人世,对俗世悲欢抚攘,不再有动于衷。秋天的风不带一点润色,非常非常纯洁的风,辣么爽直地轻轻掠过园林,对萧萧落叶无谓有所看顾——节令即是节令,代谢即是代谢,死活即是死活,悲欢即是悲欢。无需介入,无谓流连。
 
秋水微风同样的清澈。“点秋江,白鹭沙鸥”,就画出了这份清澈。没有甚么可忧心、可重要、可固执。“傲杀人世万户侯,不识字烟沪沪钓叟”,秋即是云云的六根清净。
 
“洋洋自得”是秋的问题,惟有秋日明丽的天宇间,那一抹白云,当得起一个“闲”字。野鹤的美,澹如秋水,远如秋山,无法捉摸的辣么一份飘潇,当得起一个“逸”字。“闲”与“逸”,恰是秋的实质。
 
也有某此人,具备这份秋之美。她必需是如许的人,才会有如许的美。如许的美来自内涵,她领有全部,却并不想领有任何,傲世皇朝那是由极深的分解与感悟所造成的一种澈底和潇洒。
 
秋是成熟的节令,是收成的节令,是充分的节令,却是恬淡的节令。它饱经了春之发达与夏之闹热,不再以受嘉赞、被痛爱为荣。它把全部的嘉赞与痛爱都断绝在澹澹的秋光外,而只愿做一个闲闲的、远远的、傲世皇朝可望不行及的秋。
 
天辰http://www.tcc10086.com/
 
天富http://www.tff10086.com/
 
傲世皇朝http://www.jhc10086.org/

傲世皇朝注册中心

联系我们

QQ:2168525397

手机:18888888888

电话:4008-888-888

邮箱:2168525397@qq.com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
傲世皇朝平台注册登录首页关闭